凤凰古城旅游,给我的感觉,就是一个伪文艺的地方,流浪歌手、街头行为艺术家、手绘T恤、素描画像、酒吧招牌上煽情的话语、那个不知名的鼓、怀旧的CD、五彩缤纷的明信片、门口典雅的古灯。

那一切都是那么的具有文化气息,可那一切都只是为了挣钱。

但还是觉得很美好。

看着那些手绘的T恤,火影好像是最受宠的,嘎罗的图像一个比一个帅。

在有家店里,看到了杀殿,从六年级开始喜欢的东西,无论隔多久,那种喜欢还是那么浓烈。


第一天出去逛凤凰古城,沿着沱江两岸的街道,一个一个店铺的观望着,所有的街道都是那么像,风桥、雪桥傻傻分不清楚,拿着一张地图,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。怎么看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住哪的 ,一切都好像一样,一切又好像不一样。

那一刻,冷风刮在身上,两岸的灯光慢慢的暗了下来。觉得自己再也不应该路痴了,当身边没了依靠,还有人要依靠你的时候,你怎么好意思让她一直陪着你走错路,怎么好意思说一句又一句的我也不知道。

我想,用心是可以记得住的,用心是可以照顾好自己的。最后一般问路一般记忆,还是走了回去。那一晚,我们路过了

凤凰古城给人印象最深的酒吧街。

有个就把门口躺了几个喝醉酒的妹子,都是学生模样。看着他们,突然想了好多。是不是有一天,我们也会那样放纵自己,因为感情的伤痛。

 上了大学,一个个的都把那所谓的爱情那么当回事,喜怒哀乐总是由他掌控。总是把过去的回忆搞得那么痛心疾首,一点小事就变得痛不欲生。很多事情,和青春绑在一起就是美好。离了青春,就是傻帽。如果你不是他的初恋,抑或是终结者,又怎么会让对方记忆深刻,最多也只是爱情里的过客。在这个容易被吸引却谈不上爱的时代里,从一而终、一心一意说出口就变成了笑话。


第二天,早上八点就起了,去了凤凰古城的一个保存还相对完好的一个苗寨。

导游是一个开朗的苗族妹子,一路上讲着笑话 ,唱着山歌,教着我们苗家话。到了的时候,小孩子就会姐姐姐姐的叫着让你买她手上的的东西,无非是她们编的草蚱蜢、花环之类的。看到都是那么小的孩子,不忍心拒绝,可自己又真的不需要。

这么小都在自己挣钱,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。


一路走过的自然风光,很是险峻 ,如果是平时还是会怕的,但当很多人在一起的时候,好像觉得并不恐怖。在庙寨里穿着苗族新娘妆拍照的时候,想着阿妹给我们讲的苗族姑娘谈婚论家的过程。看见了心仪的男子便会踩下对方的脚,和对方到半山腰的山洞约会,对上三天三夜的山歌。

那个年代的淳朴真是离我们有些遥远 。

呆在凤凰古城的最后一个晚上,匆匆的在青石板的道路上走了一趟,吊脚楼的灯光依旧闪亮,桥上也满是穿着苗族服装拍照的妹子。


早早的回到了住的地方,以为自己会早早睡下,用旺盛的精力迎接明天十个小时的车程,可是突然思绪万千,总想留住些怎么,纪念些什么。

这里很美好,是可以暂时抑制住我浮躁的心的乌托邦,可也却没有再来一次的意义。 


阅读完本文的朋友还喜欢看张家界旅游景点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