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,选择去张家界旅游,只因爱山,无关仁者和智者的事。

游遍大江南北,历览名胜古迹,文人诗词里它们是我无可抵挡的诱惑。

火车上,我和猪在一个靠窗的位置。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是李白这只金鸡从夜郎放赦回的心情。

我没放逐之苦,却有放赦之喜,这本身是一种矛盾,但轻身已过万重山的感觉如此真切,毫不矫情。


近了又远的村舍,空中被风吹散了的炊烟;幽壑里的小溪,映出天和山混沌的颜色;电线杆上的点点寒鸦成了装饰;天外的青山正与薄薄的雾气暧昧地缠绵萦绕,难分彼此。

火车外的这些景致,几分眷恋的往车后的怏怏离去。

火车在缓缓的流过往张家界方向的寸寸土地,暮色一点点地降临。

下午一点凯里出发,到达张家界已近零点。


黄石寨,久仰你的大名,却一直孤陋的认为你是个古老民族部落聚居的山寨遗址,走近你才知道你是石峰的山寨,是自然的山寨,是神仙住的山寨。

    立于寨门,仰观你的伟岸,我的思维跨越千万年,想象你应有个奇特的出身:上古时期,天地本混沌一片,开天辟地之日,盘古的巨斧闪过一道金光,一声霹雳,天升地降。你地处的那一阴浊处,因千万年来汲取了天地之精华,孕育成熟,突然迸裂,千座神锋、万根石笋迅速突起,随天伸长,插入云霄,与盘古齐高,与天地比寿,于是就有了千万年前的你。

你是天地之子,是自然的神奇礼物。

雨中的你,雾霭迷蒙,仙气缭绕。山脚,我的视眼无处安放,只能仰望你的雄奇。山脚,细雨丝丝,沾惹了头发,温润湿重的沃叶翠蔓填补着你身上座座石英岩峰根部的荒芜;山腰,迷雾装饰,石峰隐隐,无法遮隐的依旧是那份壮美,只是人们无法丈量你的高度。

缆索是爬上你头顶,观你全貌的捷径,因它,我完成一次的高空飞跃。


你头顶的雨已不是丝丝,而是染湿衣物湿重雾气,犹如仙界的迷雾。观景台看不到云海奇景,看不到石林耸立,看不到流岚飘带,以及漫天的云霞。若说为奇观而来,难免遗憾,若为一份心情而来,充满天地的迷雾倒也觉得世间干净。

张家界上有神仙,神仙在哪?在这浓浓的迷雾中,在看不见的云海中,在没有尽头的青山外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与之相伴。

张家界金鞭溪,你是黄石寨山脚的一弯瘦水。山因有你,而多了一份灵气,一份秀美,一片阴柔。

深谷幽壑里,金色的岩石置身河床,为你铺了条金色大道,通往凡尘。沈从文先生说你是“张家界的少女”, 我觉得你银河仙子遗落人间的女儿,清澈明亮,不沾染尘气,来自世外,不知源头,流向人间,不知何方。

深谷幽壑是你的闺房密地,两侧青山作画屏,谷中翠杉是栋梁。山高林长,掩映着你的所有含蓄与静美。“巧笑倩兮!美目盼兮!”那水里闪烁的明亮是你顾盼的双眸,沿岸的水草是你的青丝长发。你摇摆着柔美的曲线,软语低唱,在某个拐角投过幽怨一瞥后,移步而过,没有惊扰人间。

你的纯净,沙砾可数,鱼鳍可视;你的柔美,山峦留恋,树影徘徊。你的柔波,触之,是肌肤的丝滑,捧之,是爽爽的清凉,亲之,是销魂的甘冽。你汇集了仙凡两界女子的所有美。


拥你而行的清幽芳径上,千万游人不了解你的九曲愁肠,一路的追随着你,企图窥探你的归宿。

当你忘我的游过一片馥郁的草滩时,那路便有鹅卵铺道;当你羞涩地躲进一个幽僻之处时,那路便穿洞而过;当你惊慌地跑过奇险的青岩绝谷时,便有小桥横卧。他们想尽了办法,追踪了你3个许多小时后,最终放弃,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
你依旧一路浅吟低唱而去,留下的依旧是千年不解的神秘心事。


天子山,你是我此次旅行最完美的风景。

天子山,你是张家界景区未经尘世污染的处子,又是铁骨铮铮的山中汉子,你集了奇、野、险、峻、美于一身。谁人识得天子面,归来不看天下山是人们对你的评价。


座座千米石峰,如刀枪剑戟,森立刺天,我从它们旁边侧过。雄伟石峰饰以苍郁乔木,更添挺拔。

天子山,你让我突然明白,在大自然这个巨匠面前,人类的任何工艺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,甚至人类本身也是如此的渺小。

山顶看你,你有千种奇观,千种姿态,不变的还是那份刚健壮美。


你把抱不住群山,层层推向天外,峰外有峰,峰外有山,山外有天,你是风景中的传奇,我感动不已。

石林千座拥立,不知谷有多深,断崖千层叠起,不知地有多广。

当雾气腾升,弥漫,深谷便海非海,石林似帆似屿,江山如画,壮哉!美哉!

石峰林,岁月风雨多久的侵蚀才让你如此伟岸?天子山,沧海桑田的如何变化才成就了你的奇景?你可以暗转的流年中伫立万年,愈发壮美,而观你叹你之人却不能在变迁的岁月里与你久久对视。

于是,我留下了与你亘古同在的张张影子。


一个拥有诗意名字的地方,你是我此次旅行的最后一站。

天子山通往山下的你的幽幽山径里,我最后成功挑战3000多米的距离。

你的十里风光,如十里画卷,显尽了一方山水之妙。灵秀的小山岳,林木葱茏,幽幽人行小道旁,异草飘香,你的美,我已不能一一言尽。

只是峡谷里,那条曾视为你血脉的小溪早已干涸,我能想象它从日渐消瘦到最后离开你的过程。

观光小火车上,我想,大自然自有它自己的变化规律吧,比如奇景的形成和小溪的消失。

再见了,十里画廊。再见了,张家界

在你的美丽里,我享受了暂时的超脱后,又得回到纷纷扰扰的世俗里去了。

再见了,美丽的张家界。


阅读了本文的朋友还喜欢看张家界旅游线路报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