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揣一本《边城》来到凤凰寻找昔日情怀的人应该不少:小河、渡船、古塔;翠翠、老人、黄狗。在烟雨蒙蒙的窄巷中,撑起一把油纸雨伞,静静地走在青石铺就的小路上。路边的青菜在细雨的滋润下更显得青翠欲滴;米粉店的老板娘在添柴烧水,无事可做的妇女坐在屋檐下细细地绣着衣服——体味沈从文大师笔下的湘西小镇,欣赏一幅幅水墨画卷,的确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。

可惜,你在正常时间永远体味不到这些东西了,因为到处都是游客和挥舞着小黄旗的导游。

    幸好,到凤凰的第二天,起了个大早,趁街上还没有游客时匆匆走了一圈,算是找到了小镇残存的一丝古韵。厌倦了红尘浮世的兄弟们不妨跟着我的卡片机走走。


小街两侧的的房子:粉壁黛瓦马头墙,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。据说凤凰小城就是由于江西商人的聚集而繁荣的。江西建筑自然是徽派建筑了。

细雨中的窄巷。屋顶已长出了细小的灌木。

在城墙上。

城墙右侧是城里,城墙左侧是城外,左侧的房子外面就是沱江。城墙两侧各有一条窄窄的巷子。


凤凰古城墙外侧的窄巷。细雨滋润着石板小路。沈从文大师是这样描述的: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,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,一半在水,因为余地有限,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。

河中涨了春水,到水逐渐进街后,河街上人家,便各用长长的梯子,一端搭在屋檐口,一端搭在城墙上,人人皆骂着嚷着,带了包袱、铺盖、米缸,从梯子上进城里去。。看来这就是那条河街了。

一江碧水边的凤凰小城。就是这一江碧水、吊脚楼、石板路,孕育出了沈从文和黄永玉——只有这样如诗如画的小镇,才能够孕育出这样的大师,因为这里有他们美丽的乡愁。

嗯,去读读《边城》和《湘行散记》吧。


凤凰古城本是湘西大山里一座宁静的小城,就像那位不谙世事又有点朦朦胧胧的小姑娘翠翠。但因为有了沈从文、黄永玉,又因为大家手里有了几两散碎银子,这里就成了旅游热点,变成了一个人头攒动的大集市。

夜里,霓虹灯在酒吧音乐的轰鸣中暧昧地闪烁,河边不时走过几个醉鬼,醉鬼的身边总是陪伴着几个花枝招展的时髦女郎。

江上穿着苗族盛装的年轻美貌的女歌手手握无线话筒,一遍一遍地唱着曾经淳朴的情歌,不停地与游客打情骂俏。。。

    就像一位昨天还在溪流旁背着竹篓的小姑娘,转眼之间成了出入于茶楼酒肆的交际花,我相信,她原本清澈的目光将会充满世俗和迷惘。

凤凰再也不会有沈从文和黄永玉了。

美丽的凤凰小城,其实只存在于你的梦幻里。


PS:

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茶峒小镇确有其地,位于湘西的花垣县边城镇,距离吉首不到100km。

矮寨大桥通车后,到这个小镇估计是全程高速了。边城镇原来就叫茶峒镇,不知道哪个欠揍的领导给改名为边城镇,好像有文化,其实没文化,透着恶俗。

也没办法,现在的领导有几个有文化的?

估计这小镇也被开发得不成样子了。

沈先生对茶峒的描写,也掺进了一些凤凰的影子。


论坛推荐你去了解张家界一般玩几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