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凤凰古城是我的一个情节。多年前看电影《边城》的时候,那条江、那艘船、那个撑船的女孩儿仿佛我前世的记忆,徐徐醒来。

     虽然那么遥远,但似乎并不陌生,那份恬淡的生活是我熟悉的,那种些许的忧伤是我理解的,只是那江那船那人构成的那份美丽出乎我的意料,让我有一种想要惊呼而又无法出声的感觉。憋在心里,成了一个梦。


     直到今天,我依然记得饰演小翠的戴呐,后来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、干什么了,但我记得她,而且是不老的容颜。等到后来读了沈从文,对湘西山水就更有了一种类似于寻梦的渴望。


但却有点怕揭开面纱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也匆匆地游览了一些古城、古建筑,有著名如丽江的,也有不怎么著名如嘉兴的,还有只是当地人引以为傲如靖港的。


美似乎也美,好似乎也好,那些或许已翻新过的老房子、或许刚平整过的石板路,似乎也在穿越,带给人一些不一样的感觉。


但在丽江古城我并没看到绕城的江,而且由于没有城墙,所有房屋都八卦一样成了行人的困扰,水似乎也如此,那细微的水被规范在石头砌成的下水道里,年深日久已有了不堪的浑浊,无端地把人的想象也染上了一些沉重,远没有意念中的那份惬意;嘉兴的那些仿古建筑倒是傍着一条江的,而且房前也都挂了灯笼,但这里太新、太整齐的建筑似乎连它们自己也不堪某种愧疚似的,既不那么大方热烈,也不那么娴静优雅,而是仿佛笼罩着寂寥,江水无声,灯笼悄然,一如闺房中盛装的女子只弥漫些顾影自怜的气息罢了。。。

   

         所以我的感觉是舍近求远地去远方,还真的不如去靖港,虽然这个所谓古城的古建筑少了点,但是那条江是实用而清凉的,夏日的傍晚孩子们在水里鱼儿一样穿梭,大人们在江边就着蜡烛的微光消磨时光,这应该也是一种只有小城才有的闲适,但也许是太随意了因此缺少了古城该有的典雅……所以它们都不是我心中的古城,不是我前世记忆里的凤凰。


直到来到了凤凰古城,我才找到了我心中的古城。那些依山的老房子似乎没什么大不同,就一座古城而言最震撼的当属那段城墙,虽然现在仅仅作为风景,但那么高那么厚依然让人不由自主地把它当成抵挡和依靠,或许它就是这座城的抵挡和依靠。我不知道它曾经抵挡什么、将要抵挡什么,但我知道万事万物都需要相互依靠。他在那里,你在那里,他和你在那里就成了相互的依靠。

凤凰古城不仅靠着山,而且傍着水,古城的意志在这里,古城的灵秀在这里。而我最喜欢的是凤凰拥有一段沱江。在古城墙的怀抱里,在吊脚楼的视线里,在彩虹桥的映衬下,沱江散发的凉爽仿佛是从心底升腾的善意,让人们对一切都没有了抱怨,排着队走过吊桥是心甘情愿的;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渡船是心甘情愿的……太阳当空的当儿,几乎凤凰所有的游客都集中到了沱江上,而沱江用它的胸怀接纳着人们,用它的清净接纳着人们,受洗礼般,泛舟沱江的时候,把脚搭在木船的边沿上,一路荡去,水花一朵一朵地开放,像是水草在欢笑,也像是心在欢笑。


欢笑的沱江在夜晚柔静而柔媚。红灯笼的微光点缀着它,客栈的灯火点缀着它,虹桥的辉煌点缀着它,一对年轻的情侣手持红酒默默对饮似乎也在点缀着它,而它似乎无需太多点缀,水波轻抚着水草,已是幸福氤氲。于是,我想我也甘愿做一株水草。

推荐你了解张家界旅游线路报价